台灣IR現況問卷調查結果與解析

台灣IR現況問卷調查結果與解析

Estimated Reading Time: Less than a minute

瑪亞投資為了瞭解台灣上市櫃公司目前的投資人關係實務現況,針對台灣IR從業人員的進行問卷調查,希望透過此問卷能更了解台灣的IR現況,以及未來可能的發展。以下是問卷調查的結果以及分析:

Q1: 請問您在擔任IR工作前,您的工作專業背景是什麼?

多數IR從業人員的工作專業背景皆為會計或財務出身,這樣的結果與過去台灣上市櫃公司不重視IR有關,有許多的IR從業者為財務會計工作者兼任。若公司認為IR是一重要工作,並將IR調整為獨立於財務會計部門外的獨立部門,公司高層也往往由財務會計部門挑選專業人員擔任IR工作負責人。

Q2.以IR的工作性質而言,您認為下列哪些工作為重要的?

調查上市櫃公司IR先進的結果,在各項指標中,發現IR從業人員認為最重要的工作為法說會相關準備工作,其次是與分析師的關係維護與法人參訪工作等,而相對不重要的是集資相關作業。

可以從此結果推斷,目前台灣的公司財務與投資人關係部門逐漸有專業分工的現象出現。IR雖多數由財務會計背景的人士出身,但IR的專門工作繁重,以專業化的分工不應該由財務部主管兼任IR工作。

 “IR is a strategic function and opportunity for value creation, NOT luxury”

過去台灣產業界對於IR的認識不夠深,使得許多財務部門主管必須兼任做IR的工作,然而IR的工作具有其專業性,若讓財務部門以兼任形式,恐怕在能力或時間上都不足以負荷。

IR的設置是上市櫃公司策略性的做法,若僅將思維停留在IR工作是附加的、被動的,對公司而言是非常可惜與落伍的行為。台灣的資本市場想要與國際接軌,或是中小企業想要走向國際化,重視IR在公司的策略地位,並透過IR去創造公司在資本市場上的價值絕對是每一間上市櫃必須的努力的目標。

 

Q3. 你在IR工作中遇到的主要困難是什麼?

 

而在IR工作中所遇到的主要困難調查中,IR部門的績效評估與不了解分析師的評價方法是IR從業人員在工作上最常遇到的困難。

由於IR部門工作內容的特殊性,對於KPI指標的設立方法和一般企業內部常見的部門有極大的不同,KPI常用量化的數據,股價可能是評估IR表現最直接顯示的數據資料,但若公司股價高即代表IR的表現好;股價差就代表IR沒有達到目標,以股價作為IR的績效指標將過於以偏概全,畢竟影響公司股價的因素太多,IR所能掌握的因素是有限的。

在實務上除了股價表現外,仍有許多指標適合評估IR工作者的表現,更多關於IR部門的KPI設立方法請參考:   IR部門的KPI制定方法 

而關於分析師的評價方法,分析師有時為了提高研究報告的注目程度,很可能出現與目前市場價格差距非常大的目標價,對市場股價造成衝擊。又或是公司本身無法理解分析師究竟怎麼會預估出一個公司無法理解的目標價,要解釋這樣落差可能原因是分析師並不足夠了解公司的經營狀況,也代表著IR與分析師的溝通與互動有必要加強。

IR最重要的工作是讓公司的價值合理的反映在資本市場上,而理解市場如何評估公司股價成為IR必須熟悉的研究方法,更多關於分析師的評價方法請參考: 個股目標價的決定方法

 

Q4. 您對什麼類型的IR相關課程有興趣?

 

 

而在目前IR從業人員最有興趣的課程是市場與產業分析及溝通技巧兩項,由於大多數IR從業人員來自財務或會計專業背景,在與資本市場溝通與接觸的過程中會遇到和過去面對財務會計非常不同的挑戰,財會背景出身的IR從業應更重視自己的溝通技巧是否優秀,以免在未來需要與投資者溝通時無法擁有最佳表現而流失掉可能的投資者。

“一位好的財務主管不一定是一位好的IR工作者"

對投資人而言,公司的投資價值並非是過去的財報數字,而是未來在市場上的策略地位與成長能力,因此一名好的IR工作者,除了知道公司在過去的財報表現,更應具備與投資者描繪公司未來藍圖的能力。因此IR從業人員也應該具備一定的產業分析能力,了解公司在未來的發展潛力與投資價值,並將其邏輯與推論與投資者溝通,才能獲得投資者青睞。

 

Q5.公司每年大約花費在投資人關係相關的活動有多少(包括員工薪資、出差費)?

 

在本次調查中,大約85%的上市櫃公司IR部門總年度預算在0~300萬元。而根據IR Magazine的調查,2013年亞洲地區的平均IR團隊人數是3.6人,平均的IR年度預算是247,000美元,普遍看來台灣上市櫃公司在IR的預算上仍然偏低,扣除掉IR從業者的薪資外,台灣的上市櫃公司在投資人相關活動上的花費並不多。

“The aim of IR is to achieve consistent, fair valuation for the company, not the highest valuation”

台灣的上市櫃公司在針對IR的態度上仍顯得保守與被動,雖然漸漸的有越來越多的公司將IR分出財務會計部門外成為獨立部門,然而後續的積極性作為仍然偏少。

重視IR,並在策略上採取主動,才有機會受到更多投資人的關注與興趣,IR的策略角色若能發揮,絕對能為公司創造價值,而非像現況般公司不注重IR,IR也無法為公司帶來價值,對公司相當可惜。上市櫃公司應為了股東權益所努力,提升IR的積極性做法,絕對是上市櫃公司必須採行的策略。

畢業於國立台灣大學國際企業學系,曾參與台灣證券交易所實習計畫,負責上市一部主管業務所需之行政工作,協助舉辦證交所官辦法說會,協助翻譯網站上相關規定等。 目前在瑪亞擔任研究助理,負責產業分析、股權結構分析等研究報告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