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股目標價的決定方法

個股目標價的決定方法

分析師如何提供的目標價是一門很大的學問,有時為了提高研究報告的注目程度,很可能出現與目前市場價格差距非常大的目標價,對市場股價造成衝擊。如同之前Glaucus對F-再生(1337 TT)的0元目標價,巴克萊證券對力旺 (3529 TT)所喊出高於市價兩倍的750元,究竟這些目標價只是分析師漫天喊價下的產物,還是有其依據的精算結果?以下介紹市場上常用的評價方法。   P/E 在之前的文章EPS預測與成功的投資人關係溝通方式中,曾提過EPS預測對於目標價的影響程度非常高,這是由於在分析師報告中P/E是最常使用的估價方法。P/E (意即本益比)的好處是簡單直觀,能快速的決定目標價。 在具有高成長性的產業和企業,使用P/E作為評價法的情況非常普遍,以台灣股票市場以電子產業占大宗的情形下,P/E也成為台灣市場上大多數公司的評價方式。   如何給予正確的P/E(本益比)來評價個股? 然而要怎麼決定股價究竟值幾倍的P/E呢?各特定產業會有其平均的P/E共識,如具有高成長性的網路業或生技產業,30倍甚至40倍的P/E都非常常見,而發展較為成熟的產業如PCB(印刷電路板)大約就會預估在10~12倍的本益比。 因此個別公司股價的P/E應該要多少,可以透過Comp Table去比較同產業中類似的公司,分析師再依據一些因素去調整成為分析師認為合理的本益比。 圖片 4

台積電(2330 TT)的Comp Table

  除與同業比較外,也可參考過去股價的表現,製作出P/E Band。透過P/E Band,分析師參考個股過去的股價表現,利用圖形股價以往存在的本益比區間,以台積電為例,過去股價表現大約在9倍至14倍的本益比區間,而分析師在撰寫研究報告時,將參考目前的市況,判斷未來一年的股價應落在幾倍的P/E區間較為合理。 PE Band

台積電(2330 TT)的P/E Band

根據證交所提供的資料,台股四月分的P/E是17.43倍,採計的EPS是近四季季報的EPS為基礎。不過由於證交所所提供的P/E是以企業的近四季EPS為標準,使得證交所提供的P/E為落後資訊,若以此P/E作為股價判斷依據,很可能因此低估或高估了未來企業EPS狀況造成預測股價上的失真。 以一般分析師的研究報告而言,採用的P/E是以預期的年度EPS為基準,進而訂出目標價(參考文章:EPS預測與成功的投資人關係溝通方式),因此較能合理反映出對未來股價預期的評價。 然而在做P/E倍數評估股價時,EPS的計算方式有非常多種。舉例來說,有些分析師會採用未來4季的EPS,有些可能會採用2014年或2015年全年的預估EPS,當在描繪P/E Band時,分析師也可能會創造出12個月移動平均EPS。同樣的,當在決定P/E的倍率時不同的分析師也有許多不同的計算方式。例如,當在描繪P/E Band時,有些分析師採用每個月底的P/E;有些則採用當年最高與當年最低的P/E取平均數;有些則使用週股價,全年EPS作移動平均算出每個時間點的P/E。這還不包括過程中使用不同的平均數、中位數等多樣的計算方法。 一個優秀的分析師應該擁有清楚的計算方法,更重要的是分析師在其研究報告中的P/E計算方法應具有一致性,若在不同的研究報告中改變了計算方法,將很難對目標公司進行一對一的比較,那麼此分析師在評價上所提供給投資人的價值也降低了。 P/E也可用來評估併購案,我們可將P/E看作併購目標,需要花多少個年度才能夠賺回本身的交易價值。其收益率就是P/E比率的倒數。

收益率=1/PE Ratio

由於P/E的倒數能表達成為收益率的形式,收益率就能輕鬆與折現率、無風險利率、其他標的預期報酬率做比較。 另外一點值得一提的是使用P/E分析景氣循環股時必須要注意。成長型的股票,較高的P/E反映了企業的高度成長潛力,而低P/E反映了股票較”物超所值”。然而,景氣循環股的P/E與獲利的反應是相反的,當公司的獲利在高峰時,公司股票的P/E會處在低檔,反映了未來獲利下降的高風險;而高的P/E代表著目前獲利處在低檔,但可能會在未來復甦,因而帶動股價的上漲。   P/B P/E雖然是目前台灣股市中最常見的評價方法,市場上仍有許多的股票不適合用P/E評價,如獲利不穩定的公司,可能每年的EPS變動幅度非常大,前一年是EPS還是負的,下一年的EPS卻衝高到兩位數的表現,因此若採用P/E作為評價方法,將會出現每年P/E差距非常大的問題。 因此景氣循環股較適合用P/B作為評價依據,由於產業的供需不穩定,連帶影響獲利的變動也非常大,此外,P/B亦常用於資本密集的產業如運輸業、房地產業等。但因為P/B是依據財報上的每股淨值作為評估標準,很可能無法準確的評估目前資產具有較高市場價格的狀況,若公司擁有豐富資產而資產的市價已較財報上的增加或減少許多,在未調整的情形下,P/B的評價也將偏離現實。 而分析師如何給定合理的P/B倍數的方法同於P/E,可透過同產業類似公司的同業比較(Comp Table),也可以繪製P/B Band,參考過去股價與淨值的比率關係,以用訂出目標的P/B倍數,來預估未來的合理股價。 PB Band

台積電(2330 TT)的P/B Band

  DCF P/E、P/B都算是非常常見的相對估價法,而有時分析師也會採用絕對的估價法來評估公司股價,DCF(Discount Cash Flow貼現現金流)是一種最常被使用的絕對估價法。其概念為將公司的自由現金流(Free Cash Flow)放入NPV Model中,進而推算公司的現值。 DCF由於身為一種絕對的估價法,若財務模型製作的完整並精準,在折現率的假設合理下,比起相對估價法如P/E、P/B,將能更為準確的從基本面的財務報表來預估公司應該的價值,而非透過與其他公司的比較或歷史股價變化來做相對評價。 也因為必須透過財務報表製作DCF模型,DCF的評價方法不如P/E與P/B的較為直接,同時必須以財務年度為單位做計算,較適合評估長期的股價變化。 圖片 2

鴻海(2317 TT)的DCF模型(局部)

  IR與評價方法的關係 對上市櫃公司而言,了解分析師的評價方法是必要的,每次研究機構或分析師推出的新目標價,往往都會對公司的股價造成影響。如同Glaucus研究機構對F-再生的0元目標價事件,若公司不了解研究機構對公司股價的評估方法,面對類似的事件很可能一開始完全摸不著頭緒,無法理解研究報告的目標價是從何而來。 有時為了吸引市場的目光,的確分析師可能給出很誇張的目標價,然其背後的邏輯可能是分析師認為公司年EPS成長率高,因此給出了非常高的P/E倍數評價,而未來的高預期的EPS,再乘上高的P/E倍數,就形成了如同”天價”的目標價。然而這樣的目標價合不合理,必須詳細了解分析師的報告內容,以及為何評估出此價格的邏輯,投資人也不應將目標價視為投資決策的唯一依據。 瑪亞認為優秀的公司IR,必須能讓公司的價值合理的反映在資本市場上,而理解市場如何評估公司股價成為IR必須熟悉的研究方法,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雖然不該將看壞公司股價的分析師視為敵人,然而了解投資人與分析師的思維模式,IR的溝通能力才能更加進步。

畢業於國立台灣大學國際企業學系,曾參與台灣證券交易所實習計畫,負責上市一部主管業務所需之行政工作,協助舉辦證交所官辦法說會,協助翻譯網站上相關規定等。 目前在瑪亞擔任研究助理,負責產業分析、股權結構分析等研究報告製作。